首页> 全部小说> 现代言情> 穿到八零

>

穿到八零

陈柔著

本文标签:

现代言情《穿到八零》是由作者“陈柔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陈柔聂涵,其中内容简介:陈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说:“这儿的老大叫鬼头昌,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号,现在他应该正在铐问你小叔一些事情,他会拿咱俩做要挟逼你小叔答应,不过即使你小叔答应了,我们一样会死,因为鬼头昌从不留活口。”.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陈柔聂涵   更新: 2024-05-27 11:06:5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《穿到八零》,是以陈柔聂涵为主要角色的,原创作者“陈柔”,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:陈柔难为情的左右四顾:“可是有很多人在看,要不咱们等天黑吧?”男人扭头,就见大门外有几个人鬼鬼祟祟,正在探头探脑的张望。他们是雇佣兵,常年漂泊在海上,见了女人就跟狼见到肉似的,武装园区的规矩,老大玩完大家就可以玩了,但那种玩法会生生玩死女人,有些人甚至抢不到玩。男人怕老大会发现,也没想狠玩,只想趁着...

《穿到八零,消灭所有不法分子》 第3章

陈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说:“这儿的老大叫鬼头昌,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号,现在他应该正在铐问你小叔一些事情,他会拿咱俩做要挟逼你小叔答应,不过即使你小叔答应了,我们一样会死,因为鬼头昌从不留活口。”
...《穿到八零,消灭所有不法分子》免费试读穿越前的陈柔出生于1988年6月18日,巧合的是,那天恰是原身死的日子。
两个同名同姓的女人,一个死的同时另一个出生,而且陈柔看过原身的照片,跟她生的一模一样,这就叫她有点怀疑,莫非原身就是她的前世。
但不比穿越前她是粗粝强悍的特种兵,现在的她年轻而柔弱,目前唯一可以利用的武器只有美色,她可怜巴巴的对守卫说:“但是哥哥,我动不了。”
守卫伸出黝黑肮脏的手:“过来点,我拉你起来。”
他没想帮她松绑,也没想打开铁笼,只想隔着笼子搞点龌龊。
陈柔难为情的左右四顾:“可是有很多人在看,要不咱们等天黑吧?”男人扭头,就见大门外有几个人鬼鬼祟祟,正在探头探脑的张望。
他们是雇佣兵,常年漂泊在海上,见了女人就跟狼见到肉似的,武装园区的规矩,老大玩完大家就可以玩了,但那种玩法会生生玩死女人,有些人甚至抢不到玩。
男人怕老大会发现,也没想狠玩,只想趁着看守之便浅尝一下解个馋。
但要别的同伴也一轰而上,事态可就控制不住了。
他贪婪的打量着女人被牛仔裹的,浑圆的部和她被针织衫勾勒的纤细肢,说:“我这就去给你拿水,还给你拿吃的,但等天黑了你一定要让我爽一把。”
见陈柔含羞点头,他猛吸一口口水,走了。
聂涵还小,天真,搞不懂陈柔的动机,忍着嫌恶说:“阿柔姐,我小叔待你可不薄,你读书的钱都是他出的,我爷爷反对你俩的婚事,也是他坚持要跟你结婚的,你都跟他注册登记了,总不能因为一口水就委身别人吧。”
陈柔被误解了也并不生气,平静反问:“你觉得咱们还能活着回去?”聂涵拼命摇头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外滚。
哪怕她是千金小姐不谙世事,但也看得出来,绑他们的并非普通绑匪,而是海盗,就证明不仅仅是一桩单纯的绑架勒索案,而是有人想他们消失,或者说死。
再一想那个臭轰轰的独眼龙和骚烘烘的络腮胡,她泪如雨落:“我宁可死也不要那些肮脏的人碰我,我想自杀!”陈柔耐心反问:“你都有勇气自杀了,就没想过活着逃出去?”望着陈柔坚定的眼神,聂涵满是迷茫和恐惧的眼睛里逐渐有了光。
但就在这时身后响起脚步声,是守卫回来了。
他提着一只编筐,筐里不但有水,还有菠萝包和火肠。
陈柔挣扎着跪了起来,守卫伸手进来,先了一把她的脸就想喂她吃面包,她却故意猛冲过去将面包撞落到地上,然后弯埋头,像狗一样啃食了起来。
守卫看她吃的起劲,把火和打开的蒸馏水也放进了笼子,见大门口还有人探头探脑在围观,去驱赶围观者了。
陈柔趁机说:“聂涵,我会带你逃出去的,但为了储备体力,你现在必须吃东西。”
聂涵一愣,才要张嘴,陈柔立刻说:“闭嘴,想逃你就只能听我说。”
守卫赶走几个围观者又回来了,她连忙低头,大口大口的猛吃了起来。
聂涵虽是首富家的千金,但她的奶奶和父母早就亡故了,她是长,膝下还有两个弟弟,而如今的聂太太是扶正的妾室,虽说待大房的孩子很好,但毕竟不是亲奶奶,总有龃龉,所以聂涵虽身在豪门,但见惯了尔虞我诈,并不傻。
于陈柔近乎冷漠的冷静她有些怀疑,不过此刻的她只想逃,也沉得住气。
虽陈柔不让她说话,但眼看守卫又走了,她忙说:“还有我小叔呢,要逃一起逃!”守卫去了墙角,正在解子撒尿。
陈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说:“这儿的老大叫鬼头昌,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号,现在他应该正在铐问你小叔一些事情,他会拿咱俩做要挟逼你小叔答应,不过即使你小叔答应了,我们一样会死,因为鬼头昌从不留活口。”
如今的东南亚多得是大佬,像绑架过李氏长孙的张自强就威名赫赫,叫香江市民闻风丧胆,但他只要给了钱就不杀人,鬼头昌不是,他是海盗,要钱也要命!聂涵咀嚼着鬼头昌三个字,眼泪与口水齐流。
男人已经尿完了,在提子,陈柔厉声说:“再敢多说一句,大家一起死!”聂涵缩着肩膀默默点头。
守卫回来了,拉罩出一张年轻青涩,爆痘的脸,色眯眯的看着俩女人。
陈柔已经吃饱喝足,为了保存体力,索性躺了下来,聂涵也着偎到了她身边。
陈柔终是不忍,低声安慰这小女孩:你小叔在营务区,一会咱就去救他。”
聂涵这次学乖了,果然没说话,只无声点头,瑟缩的像只小鹌鹑。
陈柔之所以不让她说话,是因为她还太小,沉不住气,遇事总喜欢乱吼乱叫。
那于陈柔的逃计划非但没有帮助,反而会干扰到她。
想要聂涵不拖她的后,最粗暴有用的办法就是叫她闭嘴。
陈柔当然会救聂钊。
且不说他是原身的丈夫,如今她成了原身,既有能力逃,就必须救丈夫。
再,聂钊在将来因为于种花家和香江有杰出的贡献,会是大紫荆勋章的获得者。
大紫荆勋章在种花家的份量有多重,是个国人都知道。
而聂钊获得的原因更加重要,那个原因是:推动国家统一,维护两地和平。
身为一员三代家传的特警,陈柔要不救他而自己逃跑,将有愧于自己三代从警的祖辈,也有愧于她帽檐上的警徽。

小说《穿到八零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